首页 > 检验医学 >  为什么药物常常对女性有危险的副作用?

为什么药物常常对女性有危险的副作用?

2018-03-08  来源:药明康德    编辑:akane
导读
最近的一项政府责任研究显示,被从市场上撤回的药品中80%都是由于会对女性产生副作用。让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药物已经在市场上开始流通后我们才发觉其对女性有副作用呢?
 

 

 

 

<blockquote style="margin: 0px; padding: 20px 15px 15px 48px; max-width: 100%; box-sizing: border-box !important; word-wrap: break-word !important; border: 0px solid rgb(0, 187, 236); color: rgb(68, 68, 68); font-family: 微软雅黑; border-radius: 5px; line-height: 30px; background-image: url(" https:="" mmbiz.qpic.cn="" mmbiz="" nia02yqdmmjy5yuv6o2cawl0yd0ky7t0gb3pkoe3gt9vtnvbn65y3gaaibambplxhic4gtfyolawerxzm5dleibbica="" 640?wx_fmt="jpeg&quot;);" background-color:="" rgb(239,="" 239,="" 239);="" background-position:="" 10px="" 11px;="" background-repeat:="" no-repeat;"="">

最近的一项政府责任研究显示,被从市场上撤回的药品中80%都是由于会对女性产生副作用。让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药物已经在市场上开始流通后我们才发觉其对女性有副作用呢?

 

A recent Government Accountability study revealed that 80 percent of the drugs withdrawn from the market are due to side effects on women. So let's think about that for a minute. Why are we discovering side effects on women only after a drug has been released to the market?

 

演讲实录:

 

我们都会去看病就医。我们还盲目的坚信他们所做的测试以及所开的处方药都是有医学根据的——为了能更好的帮助我们。然而,现实状况是这些依据并非对每个人都适用。假如我告诉你医学研究的成果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以来仅仅只是基于一半的人口数据得来的呢?

 

 

 

我是一个急诊医生。接受的都是医疗急救方面的训练。也就是关于拯救生命。听起来很酷吧?好吧,当然也有很多涕水横流和撞伤脚趾的患者,但是不论是谁走进急诊室的大门,我们都会做相同的测试,开相同的处方,从来不曾考虑过患者的性别。我们为何不考虑呢?因为我们从未被教导过男女之间有何不同。最近的一项政府责任研究显示,被从市场上撤回的药品中80%都是由于会对女性产生副作用。让我们思考一下。为什么药物已经在市场上开始流通后我们才发觉其对女性有副作用呢?你知道一种药物从一个想法开始,到在实验室里对细胞进行测试,到动物研究,到临床人体试验,最后再经过监管审批程序,经由你的医生开处方给你,这一系列过程需要多少年吗?更不用说还需要成百上千亿美金的投资款项去推动这一切。那么为何在经历重重验证后,我们仍发现那些不可接受的副作用会出现在半数人口身上呢?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实证明,被实验室用于测试的细胞,都是雄性细胞。动物研究时所用的也是雄性动物,而临床试验则几乎完全是针对男性的。

 

 

 

为什么男性模型会成为医学研究的框架呢?让我们来看一个已被媒体广泛传播的示例吧,是关于一种助眠药物Ambien的。20多年前Ambien被投放到市场,迄今为止,医生们已经开出了数以百万计的处方,主要是针对女性患者,因为女性遭受的睡眠障碍普遍比男性多。然而仅仅在2013年,美国FDA才建议针对女性消减一半的剂量,因为他们刚意识到女性代谢药物的速度比男性慢得多,这意味着她们一早醒来后身体里所含的活性药物成分将会更多。然后她们就昏昏欲睡地坐进驾驶座,面临着高概率的机动车事故。作为一名急诊医生,我不禁想到,那么多年来我看过的病人中,有多少人经历的机动车事故是可以避免的,如果这种分析能在20年前进行并实施,尤其在药品流通到市场上之前。还有多少其他事情是需要做性别分析的?我们还遗漏了什么?

 

 

 

第二次世界大战改变了许多事情,其中一件就是保护所有人避免成为医学研究的无辜受害者。许多政策和规则需要立即制定出来,其中一部分就旨在保护育龄女性不受参与医学研究的威胁。因为存在这样的担心:如果胎儿在研究中受到伤害怎么办?谁会为此负责呢?所以当时的科学家们还认为这是因祸得福,因为事实上——男性的体征是非常平稳的。他们不会有长期荷尔蒙紊乱的情况去扰乱整齐的数据,所以他们只把男性作为研究对象。这样更简单,也更廉价。更何况,在那个时候人们普遍认为男性和女性的生理特征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生殖器官和性激素之外。于是就有了这样一个决定:所有医学研究测试都针对男性,之后的研究结果再应用于女性身上。

 

 

 

这对女性健康的概念有什么影响呢?女性的健康被与生殖相等同:乳房,卵巢,子宫,怀孕。这些词都统称为“比基尼药学”。这种现象一直持续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直到医学界以及公共卫生负责人对此提出异议,当他们发现在所有医学研究中排除女性反而是欲速则不达,因为除了生殖问题之外,我们对女性病人的独特需求一无所知。

 

从那时起,大量证据不断涌现,指明了男女之间在各方面都存在差异。我们在医学中有这么一句话:不能把小孩儿当作成人的微缩版。我们这么说是为了提醒自己儿童的生理状况其实和成人不同。而就是因为这个,医学界中才有儿科。现在我们有儿童医学研究来改善他们的生活。我知道,女性也面临同样的情况。女性不只是有女性生殖器官的男性。她们有自己独特的生理结构,也需要受到同样的重视。

 

 

 

我们拿心血管系统来举例。这个医学领域做出了许多努力试图找到为什么男性和女性心脏病发作的症状不同。心脏病在两性中都是最常见的死因,但是在心脏病发作第一年内女性死亡率比男性要高。发病时,男性常常抱怨有胸口剧痛——像一头大象坐在胸口一样。我们把这叫做典型心脏病。女性也会经历胸痛。但是更多女性会抱怨“感觉不对劲”,“好像喘不过气来”,“感觉最近太累了”。我们通常把这个叫做非典型心脏病,尽管我刚才提到过,人口的一半是女性。

 

那我们有什么证据来解释这些差异呢?如果从解剖学的角度来看的话,女性环绕着心脏的血管要比男性的小一些,这些血管发展疾病的方式在不同性别间也存在着差异。而我们诊断病人心脏病发病率的测试原本是根据男性的生理特征来设计,检测和完善的,所以并不适用于女性。接下来再看看药品——常用的药品,比如阿司匹林。我们让健康男性服用阿司匹林来预防心脏病,但是你知道如果给健康女性阿司匹林,其实是有害的吗?

 

这些都是在告诉我们,我们对这方面的了解还十分有限。急诊药物是一个快节奏商业。在多少旨在挽救生命的药学领域,比如癌症和中风,在男女之间存在重要的区别,让我们可以用来发展医学?甚至,为什么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容易流鼻涕,或者那些碰伤脚趾的人使用的止痛药只在某些人身上管用?

 

 

医学研究所已经发现每个细胞都有自己的性别。这代表什么呢?生理性别就是DNA(脱氧核糖核酸)。社会性别则取决于一个人在社会中的举动和表现。这两者并不一定完全匹配,比如我们看到的变性人群体。但是我们必须要认识到,从受孕的那一刻起,我们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皮肤,头发,心脏,肺脏——都包含着我们独特的DNA,而这些DNA中就含有决定你的性别,是男性还是女性的染色体。

 

过去我们常认为照片中的性染色体——男性是XY,女性是XX——只会决定你会有卵巢还是睾丸,而这些器官产生的性激素是我们看到的异性区别的原因。但是我们现在知道这个理论是错误的——至少是不全面的。幸好有像来自怀特海德研究所的Page博士一样的科学家,一直在进行Y染色体的研究,还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杨博士,他们已经找到证据指明我们身体中每个细胞中的性染色体在我们的一生中一直处于活跃状态,而且可能和我们观察到的男女用药剂量上的差别有关,还有男性和女性对疾病的易感性和病情严重程度存在区别的原因。这个新发现会彻底改变我们的认知,当前科学家有责任继续寻找和研究这些证据,但是临床医生有责任去分析这些数据,并运用于临床上。现在就要采取行动。为了推动这项工作,我与人合作创立了一个全国性组织,叫做“性别研究女性健康协会”,我们收集了所有的这些相关数据,用于教学和患者护理。我们试图汇集医学教育家来一起合作。这是一项巨大的任务。从一开始,这就在改变医疗培训的方式。

 

但是我相信他们能够做到。我知道他们会认识到性别研究的重要性,并把它纳入课程中。这直接联系到对未来医疗人员的正确培训。在本地,我是布朗大学急诊医药学科一个部门的联合创始人,部门的名字是“急诊医疗中的性别研究”,我们正在对男性和女性在紧急状况中不同的反应进行研究,比如心脏病,中风,脓血症和药物滥用,但是我们始终相信教育是最重要的。

 

 

 

我们创造了一个全方位的教育模式。我们有针对医生,护士,学生和病人的课程方案。因为我们不能把问题都留给医疗管理者。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责任去改变现状。但是我必须事先提醒你们:这并不简单。事实上十分艰难。这在实质上改变了我们看待药物,健康,还有研究的方式。这也改变了我们和医疗系统之间的关系。但是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我们现在所了解的已经足够证明我们之前的做法是错误的。

 

马丁•路德•金曾说过,“改变不会自动到来,唯有经过不断抗争。”

 

而我们要做的第一步就是提高意识。这不仅仅关系到女性的医疗保健。这是关于每一个人的个体化的医疗。这种意识有能力完全改变两性的医疗。从现在开始,我想让你们问问自己的医生,你们接受的治疗是否针对你的性别。他们或许不知道答案——但马上就会知道了。改变已经发生了,我们可以一起学习和进步。请记住,对我和我的同事而言,你的性别很重要。

 

谢谢!

 

 

▲本期讲者Alyson J. McGregor博士,是布朗大学沃伦阿尔珀特医学院(Warren Alpert Medical School of Brown University)急诊医学部急诊学科性与性别(SGEM)部门(前身为紧急护理中的女性健康)的联合创始人兼主任。


了解更多内容敬请下载"检医通"手机APP。

版权申明:

本网站所有注明“来源:艾兰博曼医学网”的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归艾兰博曼医学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艾兰博曼医学网”,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本网所有注明来源为其他媒体的内容仅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不希望被转载的媒体或个人可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立即进行删除处理。
原文地址

评 论

登 陆后发表评论